篮球超巨的幸福人生 第四章 监狱篮球(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篮球超巨的幸福人生最新章节!

    两警卫分列左右,他和几位队友走进高墙,铁丝网在阳光下泛着冷森森的光。

    “嘿嘿,把那该死的球传给我,不然我会踢爆你的卵蛋。”

    伴随着一声与扣篮声响几乎同步的刺耳枪声,一个身体应声倒下,脑浆崩裂而死。

    开枪的黑人狱警,吹了吹枪支冒出的烟气,很满意自己的这一击毙命。

    “在我的地方谁也别想耍什么花招,这个就是下场。”警卫扭过头对他说道,颇有些示威的意思。

    嬉闹的绿油油的操场上有了短暂的死寂,很快随着警务人员拖走尸体,又恢复了正常。其他人淡漠的见怪不怪,把目光又集中到这几个人身上,其中有几道危险的目光,如冰冷的刀锋切割而来。

    他不去看他们,他知道一会儿会再碰到,这也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在金属探测器面前,他们的手机和钥匙早已卸下,填写登记册,很认真的用汉语写下自己的名字,斯科菲尔德·迈克尔,这不是他的名字,而是越狱男主角的名字,但有人要求他这么写。

    “亚洲人?”打量着他高瘦的身材,嘲讽的摇摇头。

    走过一扇扇紧闭着的门:在下一扇们打开之前,前一扇门必须关闭,持枪的警卫每一道门都有。

    这是一个藏污纳垢,血腥黑暗的地方。走在狭长而又压抑的甬道,腐败阴湿的气味让人不适,两旁的牢房一个个凶悍狰狞的面孔出现在铁栅栏做门的牢房,像关野兽的笼子,这里没有隐私,没有羞耻,有的只是绝对的监视。一时间喊叫声、口哨声四起。

    “嘿,装台空调,这里比吸毒**的热吻还要热。”

    “让空调见鬼去吧,我要吸毒***嘿,****看什么看,爷会让你爽的。”一个满脸赖疤的男人冲他们恶心的叫嚷着。

    “吼吼,****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一位男子猛地冲到铁门前,吓了他们所有人一跳,披头散发像个发疯的精神病。

    “你会死在这里。”另外的人喊道。

    “科伦会拿刀一片一片的切割下你的肉,拿去喂狗。”

    “闭嘴,你们这群杂碎。”警务人员拿着警棍狠狠的敲打着他们的门,好让他们安静。

    这些家伙可不怕这个,迈克尔瞟了一眼那个安静的房间。这是一间特殊的房间,实木的门更像是一堵沉重的墙,什么可看不到,但那种感觉错不了,里面好似关着一个洪荒巨兽。

    满脸横肉的典狱长断掉的左手安了支铁钩,勾起一块三分熟带血的牛肉填到他那张大嘴里,带着假惺惺的怜悯看着他咀嚼着,粗实油腻的脖子喉结耸动咽了下去,这让他觉得有些作呕。

    典狱长皮笑肉不笑的对他说:“活下去,死人在这里连个理由都不需要编。祝你好运,玩得开心。”

    他没有说话,顺在身体两侧的手却微微有些不受控制的在颤抖,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活跃起来,这里面一定有恐惧的情绪在其中,可是自己到底害怕的是什么呢,他搞不清楚。

    “裁判不怎么样,”王一小声提醒道,“很多动作他都不会吹罚犯规。”

    “嗯。”他点点头,“大家小心。”

    体育馆在这个略显破旧肮脏的地方算是干净的所在,只是相对而言,地板上分明有未擦干净已经干涸的血迹,场馆的上方挂着不少的球衣,上面写着手写的名字,可能有不少老死或干脆坐了电椅吧。

    看台上有几百个观众,一个个都长得凶神恶煞,每一个人可能都背负着恐怖的过去,嘈杂的叫嚷着,起哄者,像是直接传到了他的脑袋里一样,一下子像是被无数的针扎了一般,他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

    篮球往地上一砸,发出巨大的声音,像是平地里起得一声惊雷。

    这个杂乱的球馆便安静了下来,一个坦克一般的,超过两米的身材,穿着的球衣紧紧的贴在身上,浑身的肌肉像盘踞在身上的虬龙,青筋立在上面,每一块肌肉像钢筋,球衣就好像是勒在肌肉里的布条,他的长相更是煞人,光头上有个邪恶的骷髅纹身,脸上布满了伤疤,甚至右脸颊还有一个深深的弹坑痕迹,这绝对是狠角色。传说他曾徒手扭断了三个人的脖子。

    而他就是科伦。

    他还活着,是典狱长的一条爪牙,监狱里没人敢惹他。

    来到他面前,迈克尔198的身高站在他面前就像是个孩子,黄种人和黑种人的身体差距,看起来他有自己两个宽。

    竹竿儿一样的他,气势上被完全压制,突然感觉有些喘不过来气来。

    整个身子被科伦抓着衣襟提了起来,拉到面前,恶臭的口气扑面而来,他的嘴里镶着三颗金牙,“迈克尔,小子,还真敢叫,我会打的你跪地求饶。”

    说完就丢了出去,他重重的摔倒地板上,恼恨的站起来,冲到科伦面前,愤怒的直视他。

    “吼,很有胆嘛。想尝尝拳头嘛?”涂满纹身的黑色臂膀有秦宇的胳膊那么粗,微微一蜷,一个高高的肌肉山包就鼓了起来。

    一时间剑拔弩张,座台上都是起哄的人群声势浩大。

    裁判适时的拉开两人,“二位赛场上见真章。”

    黄方,暂时就叫黄方吧,因为这五个清一色的都是黄种人,都是瘦瘦型的,而对面是美国监狱中的强悍黑人。

    五人围成圈,手背摞手背,其中的大个子中锋说道“这次全靠你了,迈克尔。”他不说话,把手默默的压到了上面。

    有必要介绍一下名字了,控球后卫叫王一,185cm,70kg;小前锋叫王二,203cm、90kg;大前锋叫王三,207cm、100kg;中锋叫王四210cm,115kg;得分后卫叫斯科菲尔德·迈克尔198cm,85kg

    对面控卫叫保罗一190cm,82kg;小前锋叫保罗二206cm、108kg;大前锋叫保罗三211cm,125kg;中锋叫保罗四216cm、147kg;得分后卫叫科伦203cm,115kg。

    别问为什么名字这么随便,暂时先保密,身高体重各方面碾压,本身就是一些强悍的人,监狱里更是把那多余的精力挥洒在健身打架上,一个个壮的像头站立的黑熊。

    跳球,被对方很轻松的拿到了,黄方中锋王四吃到了对面一记直白的大肘子,正捂着胸口难受呢,裁判熟视无睹。

    他咬咬牙,科伦已经持球压过来了。

    右手持球,左臂如铁栅栏一般横在他俩之间,力量实在是太足了,秦宇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他的球重重的拍在地板上,每一下都饱含力量,仿佛随时可以把地板砸出个坑洞来。

    “嘿,小子,乖乖的让开,不然我会把你推出百米开外。”推土机一般的他把秦宇推的是节节后退,幸好地板是滑的,不然秦宇非得摔个大跟头不可。

    而科伦也很享受这种过程,一直自己运着球,无视其他囚犯的要位和拉空间。

    突然一矮身,左臂顺势的一扫,把迈克尔用力的拨开,这是一个犯规动作,迈克尔摊开手,皱起眉头,询问着裁判,裁判不理不睬。

    科伦直直的杀向篮下,没有人补防,其他人都被自己的防守人用粗壮的身体挡在身后,篮下只有最后一道屏障了,面对体重和他差不多的王四高高跃起的封堵,科伦选择单干强打,毫无惧色,视王四于无物,直接一个跳步,拔地而起如火箭升空。

    王四已经开始下降了,他竟还在上升,手臂很快的高过了王四的手,捏着球,冲着篮框抡扣下去。

    “咣。”火星撞地球,一声巨响炸开。

    骑扣!!!

    一个令人血脉喷张的,活生生的劈扣上演了。

    “喔喔喔。”球迷瞪大了眼睛睁圆了嘴巴,发出了齐齐的惊叹。

    太残暴了,黑色巨兽肆虐篮框。

    “科伦很不错。”那个高度和长度差不多的矮个子胖典狱长坐在球场边的豪华沙发上,有人特意从他的办公室搬过来,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大鱼大肉和一瓶红酒,对着科伦举了举红酒杯。

    扯着篮框的科伦看到了很是受宠若惊。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好好的虐待这些家伙了。”

    当然也有囚犯冲着他的桌子咽口水,可没人敢铤而走险。原因是他们的面前竖立着一层结实的钢筋栅栏,观众席就是个标准的大囚室,还有不少荷枪实弹的狱警把守呢。

    此时抓着篮框吊在空中的科伦身下就是可怜兮兮的王四,他的双臂护在脑袋,抓住科伦的腿才不至于狼狈的摔出去。

    这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比这力气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耻辱啊。2000年悉尼奥运会,美国男篮后卫文斯-卡特隔扣法国中锋锋弗雷德里克·维斯的一幕震惊世人,从此这位法国中锋便成为了著名的“人肉背景”之一。

    自己一个中锋第一回合就被一个后卫给骑扣了。他的心神一阵摇曳,嘴中苦涩。

    科伦脚被抓住,很是不爽,不管不顾的,挣开他的手,不停脚,狠狠的一扫,正好击中了王四的脑袋,王四的脑袋当时就剧烈的摆动了一下,简直脖子都要扭断了,踉跄了两步,摔倒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脑袋。

    裁判因此判罚了科伦一个二级恶意犯规,这个判罚完全没有问题。

    “嘿,裁判这不对,你这混账的判罚有问题,小心我揍扁你。”他冲裁判大声的不满的嚷嚷道。

    “狗屎的裁判,这个判罚有问题。”观众席里有人说话了。

    “科伦是无意的,那个可怜的小绵羊不懂得保护自己。”

    “别拦我,我要爆裁判的菊花。”

    “哈哈哈,就你那小虫虫,可满足不了裁判的大屁股。”

    看台上的囚犯们满口污言秽语,颠倒黑白的指责着裁判,这让迈克尔有了火气,扶起王四,关切的问道:“还好吧,王四。”

    “有点疼,希望不是脑震荡。”王四小幅度的晃了晃脑袋,立马嘴角咧出一个疼字。“哎呀。有点疼。”

    迈克尔怒视着科伦,这个混蛋,分明是故意的。

    科伦回应了一个一脸无所谓,随即嚣张的对着他比了个割喉的姿势,“小子,好戏才刚刚上演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