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辛黎茵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思绪却回溯到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二十一岁那年,她认识了雷焰,其实那是一场长辈安排的相亲宴。

    她的家世平凡,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嫁入名门,进入上流社会,她有机会跟他相亲,是因为过世的父亲跟雷父有交情,身家清白、个性温顺的她便被雷家长辈所接受。

    第一次见面,她一眼就喜欢上俊雅内敛的他,虽然他话不多表情显得冷凛严肃,但她却被他尔雅的气质所吸引,被他深邃的黑眸看得小鹿乱撞。

    当时两边的长辈其实并不对两人的会面有太大的期望,因为雷焰的眼光很高,凡事都有一套要求标准,何况是未来伴侣,没料到他竟会真的看上她,虽然不敢置信,但她欣然接受交往的提议。

    说是交往,但雷焰却忙碌得很少有私人约会时间,他们只吃过几次饭,听过几场音乐会,然后她二十二岁大学毕业那年,两人便结婚了。

    对她而言,跟他结婚是一场美梦,她珍惜上天赐下的福份,努力学习做好他的妻子,雷家得体的媳妇,她学习烹饪,学习他的品味,学习了解公婆的喜好。

    婚后,他对她不冷不热,就如他的性格表现,但她认为他对她存有感情,虽然不擅表达情感未曾开口说爱,但他会选择她当妻子是因为爱上纯真的她,以他的个性不可能因为妥协或长辈的话而做下决定。

    她当时一直是那么相信的。

    他们的相处温和中带有甜蜜,他虽然忙碌,但偶尔望向她的一个眼神,便会让她感觉温情知足,只有在床上她才会感受到他内敛个性里隐藏的火热。

    那几年他刚全权接手家族事业工作非常繁忙,连假日都窝在书房审计划书批公文,虽然他陪她的时间少,但只要能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她就可以知足幸福。

    他工作再忙也会回家吃晚饭,她喜欢烹煮一桌佳肴,等待他归来,为他盛汤、添饭、夹菜,安静的看着他品尝,偶尔他会满意的点点头对她轻扬唇瓣,那一瞬间她的心便被他的笑容所盈满。

    他是个大男人,以工作事业为人生的重心目标,不会将儿女私情挂在嘴边谈论,她乐意当个小女人,待在家里等待他归来,她爱他很多很多,期望他的回报只要一些就够了。

    她的人生以他为重心,她的生命只要有他就能富足有意义。

    曾经她是一个以婚姻爱情为全部的传统单纯女性,她以为这样的生活能长久,她以为可以一辈子为他煮饭,偶尔撒娇的跟他牵牵手。

    只是结婚两年半,他们的感觉变了,他比以前更容易沉默,时常看到他蹙眉沉思的模样,她便不自禁担忧,她想探问原由,他却是闭口不谈。

    他愿意回家吃晚饭的时间变少了,甚至假日宁愿选择在公司加班过夜,她心里焦虑却又无计可施。

    「焰,今晚回来吃饭好吗?我卤了你爱吃的牛肉。」她开始用着卑微的语气哀求丈夫回家吃晚饭。

    「晚上要跟美国开视讯会议,不用等我。」他回答的口吻变得疏离,以前就算被公事耽搁,他也不会错过跟她用晚餐的时间,甚至会先打电话温柔告知她一声——

    「黎茵,我今天大概晚二十分钟才到家,等我回去吃饭。拜!」

    没有甜言蜜语但她却感受到他的爱意,他对家庭、对她的重视在乎。

    她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突然改变态度,自认为总是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她也学会偶尔大胆表现,增加夫妻闺房情趣,她羞涩却又努力想主动的模样逗笑了他,虽然她每次想主动最后仍是他主导一切,但两人的情感流露却是真实而自然。

    她学习了解他的一切,适度的跟他谈论财经问题,甚至学会高尔夫球的规则,可以在他跟客户打完小白球后,和他分析比赛结果。

    她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以他的生活为生活,体恤他的忙碌,让他回家时能舒压放松,她自认为诠释了完美的妻子,连公婆都对她赞美有佳,她真的不明白为何平稳幸福的婚姻生活这么快就丕变,为什么他逐渐冷落她?

    她守着一桌美食黯然神伤,孤单一个人完全尝不出食物的美味。

    即使他不回来吃饭,她仍天天烹煮他喜欢的卤牛肉,一道不算复杂的卤牛肉事前准备却很费时,因为她用的香料卤包是特别精心研究调配过的。

    为了满足他挑剔的胃,她上烹饪课、看美食节目、研究食谱,原本连稀饭都不会煮,却很快成为料理达人,甚至可以煮出不输专业厨师的美味料理。

    她并非天才型聪颖的女人,但她相信只要加倍的努力认真一定能得到报酬果效,只要跟他有关的事,她都可以全力以赴。

    他曾说过她卤的牛肉多了一些馨香美味,他并不知道她为此在香料方面下了多少工夫,甚至后来还在阳台种植香料植物,才解决她的配方里不易取得的几种香料来源。

    只是,她的努力苦心,竟然连哀求他回家吃晚饭都办不到了。

    望着早已冷掉的食物,她的视线模糊了起来,轻咬唇瓣,她站起身想收拾餐盘,突地,电铃响起,她沮丧的心蓦地燃起希望。

    壁上的钟指向九点半,他比昨天早回家,也许还没用过晚餐。

    辛黎茵转身匆忙跑往客厅玄关开门,看见雷焰疲惫冷凛的倦容,她仍高兴相迎。

    「焰,回来了,吃饭了吗?」她替他脱下西装外套,拿过公文包,弯身在他面前摆放室内拖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