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废柴嫡女斗夫记最新章节!

    府里的人看见王妃痛苦的躺在地上,赶紧去叫何仑医生。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啊,不要吓奴婢。”青禾在边上来回的哭着,刚从外边回来的青灵看到这一场景,吓得腿都软了,声音弱弱道:“王妃怎么了,王妃她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有坏人,啊~~是李夫人,李夫人害小姐。”青禾大哭道。

    而这个时候,桑雨已经停止抽搐,一脸痛苦的躺在青禾的怀里,青禾更是吓死了,哭着道:“大夫呢,快来大夫,小姐不行了。”

    何仑被人拽着,飞快的跑过来,看见躺在桌椅一侧,已经昏过去的王妃,赶紧过来,对着身边的人怒声道:“都干什么!赶紧将王妃抱到床上。”

    下人听见,赶紧将王妃抬到床上,何仑坐在床边,马上给王妃服用一颗救心丸,便一脸严肃的把着脉。

    “阿雨,阿雨呢?”君宸逸听到有人禀报,赶紧飞奔过来,她可不要有任何事情,一定不会有事的。

    君宸逸走进屋子,看见屋里已经有不少的人,大家看到王爷来了,自动的让出道。君宸逸看着躺在床上的桑雨,身体的行动有些缓慢,有些害怕她会一直躺着。

    来到床边,看着面色有些发黑的桑雨,静静地躺在那里,君宸逸心里一紧,怎么会这样,这个府里,竟然还有人敢对她动手。

    君宸逸镇定一下,看着一侧把脉的何仑道:“怎么样。”

    何仑面色沉重,先看周围都是一圈人,便厉声道:“所有人都退下。”

    周围的人听见何仑这样说,都看着王爷,如果王爷不说,她们还是可以在这里看着的。

    但是君宸逸此刻没有多余的心思,只想救好躺在床上的人,看周围依旧没有动静,声音冰冷道:“出去!”

    青禾青灵哭着,说要陪在小姐的身边,但是被君宸逸眼光一扫,便被身边的人拉了下去,屋子里只剩下何仑、他和躺在床上的桑雨。

    “怎么样。”君宸逸冰冷道。

    “王妃恐怕不行了!”何仑严肃道。

    “什么!什么叫恐怕不行了!”君宸逸激动的看着何仑,双手直接拎起了他的衣服。

    何仑也不在意,继续道:“王妃中毒了,是砒霜,量很大,且掺杂着其他的药物,目前没有看出来。”

    “什么!”君宸逸身体有些颤抖,晃着何仑的身体道:“赶紧赶紧解毒。”

    “你知道的,她......”何仑话还没有说完,君宸逸叫大声吼道:“废什么话,赶紧解毒。快~”

    何仑叹了口气,快速的写下单子,交给君宸逸,“让人马上熬出来。”

    “令誉!”

    “是”

    “赶紧去!”

    令誉赶紧拿到单子,按照上面的方法抓药熬药,令誉刚走,何仑又给出一个方子,道:“让人在准备好,吃完药就需要,放在屋里。”

    “封一封二。”

    “是。”

    君宸逸看着他俩,面无表情道:“你们俩人的事情,待会再算!”

    “是。”两人身形一抖,面露痛苦之色。

    “去吧。”君宸逸收回刚刚的内力,对着他们两人严声道。

    “是。”封一封二飞身而出。

    这边吩咐完,何仑对着君宸逸道:“毒性已经进入王妃的身体,王妃你还是先帮助王妃进行运功,看疗效如何。”

    君宸逸点点头,扶起桑雨身体,双掌一出,对着她的身体,进行逼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桑雨在他内力的催发下,吐出一口污血。

    君宸逸赶紧收工,扶着桑雨,焦急道:“怎么样。”

    桑雨没有任何回应,依旧沉睡着。

    “怎么回事。”君宸逸道。

    “毒性过强,王妃是否能逃过此劫,也说不定。”何仑慢慢道。

    “你说什么!”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暴戾,身上的冷气嗖嗖的往外窜。

    这时,令誉端着药进来。

    君宸逸拿过药,给桑雨喂药,却一直无法进入,“这是怎么回事?”

    “王妃昏迷,无法喝药。”何仑道。

    这时,君宸逸喝一口药,对着桑雨的嘴巴,强制性的将药喂进她的嘴里。

    何仑看到他如此喂药,大叫一声:“王爷不可!”

    不理会何仑,继续喂。

    何仑无功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吼道:“王妃的嘴巴里,可能还有毒素在里面,王爷你这样,可能也会中毒。”

    他不管,现在主要是能吃进去药。

    何仑看着他依旧在喂药,直至一碗药全部喂进王妃的嘴巴里,也只能叹一口气,将一颗药给他,护心。

    一把吃过何仑给过的药,道:“下面该怎么做。”

    何仑道:“脱光王妃的衣服,放在准备好的药浴里,这活你也不会让别人做,所以王妃在药浴的时候,如果水凉了,记得加水,那,这些药物记得放,什么时候放,我已经写好在这单子上。剩下的就看命了。”

    何仑说完,就出去了。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在没有君宸逸发话的情况下,一股脑的全部离开房间。

    君宸逸坐在床边上,开始给桑雨宽衣,一件件脱下,没有了情欲,反而增添了怜惜,脱好衣服后,将赤身的桑雨抱进药浴桶里,按照何仑的方子,在按时放药。

    他知道这个毒有多么的强,所以心里一直不敢却动她。很害怕她就如此的一睡不起。

    拿过板凳,坐在浴桶边上,就这样的看着她,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这样了,从来没有觉得生命如此脆弱,以前无所畏惧的他,心里有一个黑洞,在慢慢的扩大,似乎要吞噬了他。

    握住她的手,君宸逸低低呢喃道:“一直以为,我们的关系的只是夫妻和伙伴,却不想,你在我的心底已经如此根深,你之前问我,要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必须是一双人,之前很是恼火,为什么我要按你的要求进行,这整个君氏王朝也没有王爷只娶一个王妃的,说实话,在平常的百姓家,可能都不多见,可是看见你一次又一次的不经意的打动我的心,后院的女人对我来说,真的已经不重要了,所以,你可以等我吗,只要登上那个位置,就只你一人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