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弹道无痕最新章节!

    趁着黑勇士特种兵停止攻击的当口,龙云坐在地上,用战术刀轻轻割开右臂上的衣物。

    一道约五六厘米长的血口像个婴儿的小嘴一样,鲜红的肌肉露了出来,血水不断渗出,伤口周围还沾了不少泥水。

    这种伤口必须尽快处理,否则身上的烂泥沾到肌肉上会造成细菌感染,很快会发高烧,最后甚至死亡。

    龙云记得自己在卷毛的身上拿了一个急救包,里面有清创药水、止血凝胶、无菌绑带和快速缝合线之类的东西。

    于是赶紧翻出来。不过马上苦笑起来,整个急救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弹片炸碎,估计是被手榴弹袭击的时候已经完蛋了,里面的麻醉针剂已经碎掉,湿漉漉染了一片,急救包外层破损,其他药品完全全漏掉了,一个不剩。

    “人倒霉起来怎是喝凉水都塞牙。”龙云懊丧地将破破烂烂的急救包扔到一边,对赛琳娜说:“过来一下,我要用你的食用水。”

    赛琳娜身上的那套装备是金鱼眼的,水袋内置在战术背心的后面,龙云将吸水软管拔下,推开止流阀,水不断从水袋中流出。

    将伤口冲洗干净,龙云将高级战术刀的刀柄后拧开,从里面拉出一个很精致的盒子,打开,里头是几根针和一团手术用的缝合线,还有擦火棒之类的小玩意。

    “懂不懂缝衣服?”龙云面不改色地问赛琳娜。

    赛琳娜盯着那个伤口,一双蓝色的大眼睛中早就紧张不已,这下听见龙云问自己会不会缝衣服,首先下意识就点了下头,很快又摇摇头。

    她真的不会缝衣服,一个哈布斯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有专门的裁缝上门量身定做衣物,这些都是巴黎时装界的顶尖设计师和裁缝,根本不会有机会让这个大小姐动手。

    “你好像懂织布?”龙云说。

    “那不叫织布,那叫‘奇普’,是一种用发自内心的灵感织造出能够预言未来的手工布料,然后通过‘奇普’预测术将每一根细线交叠的方式进行分析,最后转化成文字书写出来。”赛琳娜很认真地向龙云解释。

    “在我看来,那就是织布,起码普通人看来都是这样。”

    这种命运女神留下的深奥预测术竟然在龙云的口中变成了街坊手工艺,赛琳娜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又不能不承认了龙云说的是事实——在大多数人看来,其实那就是织布。

    “你像织布那样,给我把伤口缝起来。”龙云将小盒子递给赛琳娜,“用这根针和线。”

    赛琳娜拿起针线,手不可抑制地有些发抖。

    龙云故作轻松道:“别紧张,你手越抖,我越受罪,镇定点,就当是在缝合一块猪肉。”

    赛琳娜噗嗤地被他逗笑了,不过依旧紧张如故,鲜红的血肉是长在人身上的,不是说当猪肉就能当做猪肉。

    “¥%@#%……@#¥%@……”一阵叽里咕噜的精灵语传来,迦蓝不知道在哪钻了出来,手里拿着一蓬新鲜的植物,上面有些红色的小浆果。

    赛琳娜愣了一下,然后对龙云说:“迦蓝说她帮你处理伤口,用他们精灵的古法。”

    “古法?”作为一个中国人,龙云立马想到中医,中医里总有些博大精深的东西,有时候的确比西医还要神奇。

    迦蓝指指自己腿上的伤口,又指指腰里,很显然她自己用暗精灵种族的古法进行了处理,看起来似乎效果不错,起初龙云刚救下她的时候,这妞走路都艰难,可是刚才和自己一起战斗的时候,倒是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看到龙云点头同意,迦蓝将那蓬不知名植物的叶子和小浆果全部扯下来,塞进自己的嘴里咀嚼起来,然后吐在手心上,红红绿绿的一滩。

    龙云咽了口唾沫,说实话,这种土法子的治疗手法完全就是小时候见过的乡村赤脚医生的做派,一切绝对天然纯绿色无公害……

    在非洲也见过原始部落的人用类似的手法治疗一些枪伤。有一回龙云在卢旺达出任务的时候受了点伤,当时也差点尝试了一回,不过当看到那些绿粑粑的汁液和碎片在那个嘴唇厚得像俩根腊肠,身上穿了上百个银环,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的部落女祭司口中吐出来,里面混着一些又白又黄不知道是痰还是唾沫的粘稠液体,龙云立马就放弃了接受治疗的念想。

    不过这次稍好,好歹这个迦蓝也算是个美女,样子看顺眼了,什么唾沫也都顺眼了,男人毕竟是一种以貌取人的动物。

    那坨不知名的东西敷在伤口上,果然有些神奇,居然凉丝丝的,疼痛顿消。

    “不错!好像有效果!”

    “暗精灵是崇拜自然的种族,据古籍记载,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医术,能够和一切生物沟通,包括植物,所以他们对每一种植物的作用都十分了解,因为有人说他们可以和植物对话。”赛琳娜继续在她那个装满了整个哈布斯庄园书库的脑袋里找出暗精灵的知识向龙云普及,“还有,暗精灵的唾沫是一种带治疗作用的液体,对伤口什么有好处,甚至他们的血液,也是疗伤的圣药,在末日之战毁灭九界之前,暗精灵是很受威胁的种族,有些堕落侏儒甚至会猎杀暗精灵,用他们的血来炼制药物。”

    “我靠!那么变态!”龙云忽然想起天幕装备部的爱迪生,说:“天幕公司装备部有个叫爱迪生的家伙,说是侏儒混血的后裔,不知道有没有杀人炼药的习惯?”

    “不会的,堕落侏儒和普通的侏儒不同,一般来说,堕落侏儒不会和天幕公司甚至长老会长期合作的,他们视财如命,谁给钱就为谁办事。”

    “这还好些。”龙云松了口气。

    他转过头,看到迦蓝一丝不苟正在给自己缝合伤口,竟然一点没察觉出疼痛来,顿时忍不住赞道:“着手可真巧啊,如果去了现实世界,做个顶级的手术医生一点问题都没有。”

    迦蓝蹲在地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兽皮,龙云一低头正好看到了敏感部位,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脑袋里钻出无数的奇怪念头,要说暗精灵的唾沫都有治伤的效果,那谁做了迦蓝的老公……

    亲嘴岂不是也在疗伤?那每天亲个嘴,身体倍儿棒了,医院都不用去了。

    “你在笑什么?”海拉忽然出现,冷不丁扔出一句充满鄙视口吻的话,“往哪看呢?眼珠子都放光了?”

    龙云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所幸是迦蓝看不到海拉,否则自己真要找缝钻了。

    正要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反驳下海拉,远处忽然传来“嗖嗖”两声。

    龙云脸色一变,大吼道:“进洞里去!马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