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腹黑丫头升职记最新章节!

    叶朔辰在一旁,端起桌上那碗肉粥,愤怒地将碗向外一扔,哗啦一声,那白瓷碗顿时碎裂在地。叶朔辰额上青筋暴起,狠狠地说道:“总有一天,我要让她百倍奉还!”

    “罢了,这沈紫莲的野心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傅茗香又深深叹了一口气,眉头深锁,看着叶朔辰:“日后,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朔儿定要保全自己,否则我到了九泉之下,无颜面对你的父母。

    “祖母安心养病,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叶朔辰摇了摇头,听到傅茗香说这些话,俊美的脸庞露出哀伤之色,心中只想着快些找到自己的师傅,将她医好。

    “诺儿,苦了你了。”傅茗香又对苏诺说道。

    苏诺摆摆手:“诺儿自幼本就苦惯了,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老夫人病得这么重,也帮不上忙,这就去厨房给您熬些粥,小火热着,要是您饿了,便给您盛些过来。”

    “别去厨房了。”叶朔辰说道,“祖母风寒又加重了,我让李妈妈去要了些新的锅碗罐子,以后就在这院子里开个灶台便好,省得一来一回的路途远。”

    叶朔辰这番话看似有道理,却又有些讲不通。在院内开灶台当然没问题,只是为何要用心的锅碗器皿?

    苏诺有些生疑,不禁看了他一眼,他仍是冷冰冰的样子,正想开口问他,却见小蛮急急地跑了来。

    苏诺怕打扰傅茗香,便走了出去,轻轻问道:“慌慌张张的,怎么了?”

    小蛮往屋里看了一眼,怕傅茗香听见,小声说道:“二夫人的丫鬟刚刚到吟月阁来了,让您到府中的花池边去一趟,二夫人在那道大理石雕花墙后等您……”

    苏诺睫毛颤了颤,就知道沈紫莲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看小蛮一脸担心的模样,安慰道:“没事的,我这就去。”

    正要离去的时候,只见院内一只狸花野猫轻轻舔了舔摔在地上的那碗肉粥。或许是觉得十分好吃,那猫儿边打着呼噜边大口吃了起来。

    小蛮见猫儿可爱,便呼喊了一声,苏诺却没有心思再去看那猫儿,拉着小蛮悄然离开了。快到茗香楼门口时,远远见到李妈妈怀中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匆匆赶来。

    苏诺心中想着沈紫莲的事情,没有在意,只远远向她点了点头,便朝吟月阁走了去……

    李妈妈进了院子,将那黑色的包袱放在后院的一间库房,锁了起来。随后又来到傅茗香的卧房,在门口见到那猫儿在吃地上摔下的残羹冷炙,进门后有看到屋内乱糟糟的样子,傅茗香坐在**头,本来气色好转了些的面庞又变得苍白如纸,十分吃惊,问道:“大少爷,这是怎么了?

    叶朔辰没有回答她,将她拉出屋外,悄悄问道:“吩咐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老奴都办妥了。碗筷我都已经拿了回来,放在外面了;砌灶台的伙计,也按您的吩咐让他夜里再来。”

    叶朔辰点了点头,又说道:“劳烦李妈妈再跑一趟,到府外酒楼里买些粥回来,记着别让人看见。回来之后,换成你刚刚拿回来的碗盛起,再端出来。”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叶朔辰回屋安顿傅茗香躺下睡着了,才离开茗香楼。

    茗香楼外,叶府的花池便,沈紫莲迈着妖娆的步伐,慢慢踱着步,跟在一旁的云璃儿,脸上神色有些呆滞,神不守舍的样子。

    今日一早听说傅茗香只昏睡了一晚便醒了,沈紫莲便借着过来探病瞧瞧。到了卧房内,见她竟意识清醒,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便找了个理由要恶整苏诺一番,没想到云璃儿却意外地动手打了她,更没想到的是傅茗香竟然如此宝贝苏诺,居然气得吐了血。

    这老妇人年事已高,那慢性毒药让傅茗香吃下去,又经过这番气急攻心,想必又得躺一阵子,恐怕她也撑不了多久,趁着她还有口气在,必须让她早早把掌实权交给叶浩宇才行。

    正思量着,沈紫莲睨见云璃儿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鄙夷,这么点小事就慌成这样,小门小户的儿女当真是成不了什么气候!

    “这老夫人的病,不知何时才能下**了。你让宇儿也去探探病,这时候暖暖祖母的心,好让她把百醴香的主事权叫出来。”沈紫莲心情大好,一双丹凤眼含着阴冷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云璃儿仍是呆呆的样子,半晌才回过神来,顺着话应了一声:“是。”

    沈紫莲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哭丧着脸给谁看呢?”

    “是,璃儿这就去找二少爷。”云璃儿见状,慌慌张张地答道,福了福身,匆匆告退。

    沈紫莲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转过身去不再理她。

    此时,苏诺与小蛮正朝池边走去,远远便见一位衣着华贵的美妇人,优雅地坐在石凳上,身上的珠光宝气更衬出她的妖娆。妇人身边站着一名婢女,抱着她的猫儿。

    走近了,苏诺福了福身,轻轻说道:“二夫人找我,不知有什么事?”

    沈紫莲冷冷一笑,凤眼微眯,微透寒光,正打量着自己,苏诺不禁打了个冷颤。

    “看不出来,老夫人倒是挺疼你的。”

    苏诺只当她是因为嫉意来找茬,淡淡回到:“老夫人对诺儿有恩,诺儿也尽力照顾她老人家,至于老夫人如何看待我便不重要了。”

    “看你说的!我家宇儿进百醴香这么多年,一点实权都没有。倒是你,天天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着,却是摇身一变成了主管了!这还不是疼你?”沈紫莲似笑非笑,捻着手上的玉戒。

    “诺儿是晚辈,不知二夫人特意来吟月阁有何指教?”苏诺语气中也多了一分硬气,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客气,该吃的苦头还是得吃。

    “我就直说了吧。今后,你在百醴香,宇儿和伟儿的事,你就当看不见。另外,你做主管可以,但要把实权交给宇儿,我便保证以后不再刁难你。”

    苏诺眉头一蹙,原来沈紫莲此番的果然是要夺权。

    “二夫人,诺儿进百醴香,原本就是帮二少爷经营百醴香,何尝谈得上交不交权呢?这百醴香本就是二少爷的。”

    这小小的养女竟敢与她顶嘴,沈紫莲心中愠怒,美目一扫,眼底射出两道寒光,“哼,你倒是油嘴滑舌的,难怪老夫人这么看重你,确实有些伶俐。既然你说了,都是在帮宇儿,就想想办法,让老夫人交出百醴香的掌实权,早日让宇儿当家!”

    苏诺心中冷笑,傅茗香是何等聪明正直的人,而那叶浩宇,现在毫无当家的气度。百醴香传给他,是傅茗香的无奈之选,但她迟迟不肯给他这个当家的权力,却也是因为还未到时候,怕他把百醴香给玩坏了。

    “说到底,诺儿自问也只是个养女,要说动老夫人,可是比登天还难。再者,诺儿迟早要嫁出去,离开叶府。这百醴香中的争权夺利,对诺儿来说也只是空中楼阁。”

    苏诺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刚刚在茗香楼受了体罚,也还心有余悸,并不想正面与沈紫莲有所冲突。

    沈紫莲听了苏诺的这话,嘴上裂开一抹笑意,眼中那道阴冷的光逼得人寒意顿生。

    “我就说,在这偌大的叶府中,怎会有一人不争权夺利?若是你肯说服老夫人,我可以让你留在府中做妾室,你永远可以享受这叶府的荣华富贵!可若是你什么都不做,那以后可别怪自己走的路不平坦了。”

    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苏诺心中暗暗吐槽。要不是为了傅茗香,她心中也是期盼早日嫁出去,免得日日见到这些人,心里腻得慌。

    沈紫莲见她不回话,又笑着说:“诺儿,你年纪尚轻,很多事还想不明白,这很正常。我是长辈,也有责任帮你多想想,你可一定要考虑清楚!”

    苏诺听罢,只想着尽快脱身,便浅浅答道:“诺儿会的。若二夫人没有别的事情,我便先回去了。”

    沈紫莲冷哼一声:“可别想太久,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说罢,站起身来,轻移莲步,转身离去。

    等她走远了,小蛮和苏诺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小姐,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小蛮担忧地看着苏诺,刚刚被沈紫莲的气场吓的大气不敢出。

    苏诺叹了口气,摇摇头,有些沮丧:“走一步看一步把。”就像叶朔辰说的,当务之急是把傅茗香给治好,无论沈紫莲是找茬也好,体罚也好,于苏诺来说并不重要。

    说罢,一主一仆才慢慢地朝吟月阁走去……

    没想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却被躲在不远处的一道白色身影听了去。

    “差点被这女人给骗了。”叶朔辰冷着脸,眼底闪过一抹邪佞。

    为了尽快治好傅茗香,叶朔辰需要将当年治好自己的师父请回来。此番正准备出府去,却见到沈紫莲与苏诺像是在商谈些什么,便悄悄躲在密林之后,听到沈紫莲以妾室的身份利诱苏诺,让傅茗香交出掌实权。

    当时苏诺并没有明确拒绝,又见沈紫莲满脸笑意,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苦肉计!叶朔辰原本对她的一点改观立刻灰飞烟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