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籽,你一定要活着。”白沢辰紧紧地抓住张籽夏的双手,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阿籽,孩子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我们一家三口都会好好的,阿籽,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有去做呢,阿籽,曾经答应过你的那些誓言,还没有完成,所以,阿籽,你一定不能有事呀。

    “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们要进行抢救了。”

    不知道是谁对着白沢辰说了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伸手把他推离了手术室,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与张籽夏隔了一层厚厚的墙壁。

    阿籽,你不能有事,你不能够丢下我们,阿籽,你答应我一定要熬过那一关的。

    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张籽夏那个方向,他知道阿籽现在在那里努力着,她想醒来,想见见他们,别怕,阿籽,我们都在这里陪着你,我们等着你醒来的那一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白沢辰呆呆地看着头上的天花板,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

    他看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他看见了他和阿籽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喂,你没事吗?”那悦耳的声音回响在耳边,从此以后便在也忘不掉那个声音了。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的话,他还是会去那个地方,只是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保护阿籽,不会让她受伤的。

    曾经说过护她一生一世,也说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操心,因为他会让她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可是,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做到,因为他让他的阿籽受伤了,他让他的阿籽在生死边缘徘徊。

    阿籽,你一定不要有事,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也许这一辈子我无法拿你怎么办,可是我们还有下一辈子呢,如果你这次没有熬过来,那来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阿籽,一世太过于短暂,我们要纠缠永生永世啊。

    “叮……”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白沢辰转过脑袋,看着走出来的医生迟疑地问道“医生,阿籽怎么样了啊?”

    心有点乱,他既希望医生能快点告诉他结果,可是又有点怕,他怕医生会对他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医生,阿籽怎么样了啊?”眼睛直直地看着医生,期待着他口中的回答。

    “恭喜你们,抢救回来了,”只见医生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真是史无前例啊,看来老天也是善待你们的,它希望你们好好的活下去。”

    真好,张籽夏没事,真好,母女平安,真好,刚刚的那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最后,医生拍了拍白沢辰的肩膀,在他耳边不停叮嘱着“虽然这次是抢救回来了,但还要好好的观察一段时间,还有,这几天多给她补补,这次身体亏损挺大的。”

    没事,只要阿籽还好好的就好了,至于其他的,有他呢,他发誓,从此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张籽夏的,他一定不会让她再受到伤害了,他保证这次一定会是最后一次。

    “进去陪着她吧,多和她说会话,我想,此刻她最想见到的人应该是你吧。”

    待医生的话一说完,白沢辰就往张籽夏的病房跑去了,何止是阿籽想要见他,其实他也想要见阿籽呀,一分一秒都不愿意错过。

    “阿籽,你真棒,你知道你今天有多棒嘛,阿籽,还好你没事,不然的话我该怎么办啊。”紧紧地抓住张籽夏的手,将额头抵在她的手心里,嘴里不时念叨着这句话。

    一滴水掉落在张籽夏的手中,那是白沢辰的眼泪,这个男孩,终于忍不住哭了,不是悲伤,他这是喜极而泣呀。

    眼睛微微眯了眯,靠着张籽夏,渐渐睡着了,一天的兵荒马乱,一天的心力交瘁,白沢辰终于感觉到困了,一人躺着,一人趴着,两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画面是那样的宁静美好。

    “唔……”细小的呻咛声在屋内响起,白沢辰两只眼珠子紧紧地看着张籽夏,这是,阿籽要醒了吗?

    “阿籽,阿籽……”压低声音,不停地在她耳边呼唤着。

    只见张籽夏的眉毛微微往上皱起,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白沢辰不满地说道“辰,你真的是好吵呀,你吵到我休息了。”

    一直在她耳边不停地念叨,难道不知道她要睡觉的吗?

    “既然吵到了你,那你就醒来啊。”伸手轻轻地弹了下张籽夏的额头,俏皮地说道。

    “辰,你好坏呀。”怎么可以这样呢,难道不是应该对他说,乖乖的,你在休息一会的嘛,他现在需要休息,需要休息知不知道啊。

    “噗,不逗你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将张籽夏额头上的头发别到耳后,缓缓地说道。

    “我没事啊,哎呀,你就放心吧,要是我真的不舒服的话会和你说的啊。”朝着白沢辰吐了吐舌头,心里不停的吐槽着,只是眼角的笑容却是怎样也抵挡不住的。

    头微微地往周围看了看,咦,怎么就只有白沢辰在这里啊“辰,我们的宝宝呢,常颐在哪里啊?”

    她此刻最想见的就是那个孩子啦,可是为什么这儿就只有白沢辰一个人啊,其他人呢,去哪里了啊,常颐呢,她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啊。

    “常颐是早产儿,怕营养跟不上,所以这几天都要放在婴儿室检查,”紧紧地握住张籽夏的双手,缓缓地说道“你放心吧,宝宝很健康,所以,你呀就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她了,别等到最后她活蹦乱跳了,你倒是病倒了。”

    “放心吧,一定不会的,”抿着嘴巴,浅浅地笑了起来“经此一事,辰,我算是想明白了,活着比什么都好,辰,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一定要好好的,辰,我们都要幸福啊。”

    “你放心吧,阿籽,我们一定会的,”伸手怀抱住张籽夏,将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阿籽,我们两个有常颐这个孩子就够了,以后,我们不要生孩子了吧。”

    这次生常颐,就把他吓的七魂丢了六魄,要是再来一次的话,估计这条命都会被吓没的。

    “好。”眼睛看着白沢辰一眨不眨,眉眼弯弯,嘴角露笑。

    不论辰想做什么,她都会同意的,因为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能和白沢辰平安喜乐地活下去。

    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月,张籽夏和小常颐就出院了,每天只需要喂饱自己的小肚子,然后偶尔逗弄逗弄小常颐,就什么都不需要做了。

    “阿籽,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这一天,白沢辰走到张籽夏旁边犹豫地说道。

    “什么事?”低头戳了戳小常颐的脸蛋,淡淡地问道。

    “就是,阿籽,我想带你去法国,我们去那里定居吧。”将张籽夏的脑袋掰过来,认真地说道。

    “去法国?”微微往上皱了皱眉毛,好好的去法国干嘛啊,在这里呆着不是挺好的嘛。

    “对啊,我们去法国吧,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想带你过去了,只是因为一系列的事情,所以耽误了下来,可是阿籽,我现在就想和你去那边定居了,你生了常颐以后,身体也不见好转,住在那边,或许对你的身体有好处,阿籽,这件事情我已经和爸妈说过了,他们都同意了。”抿了抿嘴唇,手指头不停地在张籽夏的手背上滑动。

    “既然如此的话,我就跟你去法国吧。”其实,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不管去哪里都是可以的啊。

    法国的生活,对于张籽夏来说是陌生的,因为这里她没有来过,对于她来说又是熟悉的,因为这里有她最重要的两个人。

    “妈,老爸他又欺负我。”吵闹的声音打断了张籽夏的思绪。

    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笔,摇了摇头,看来又得重写了。

    “怎么了?”看着那从不远处跑来的父女两,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位可真是欢喜冤家啊,不论做什么事情,总能够吵起来。

    “妈,老爸抢我的风筝。”常颐抱住张籽夏的大腿,指着白沢辰手中的那个风筝告状。

    “你别听她乱说,我可没有跟她抢风筝,我只不过是帮她罢了。”朝着张籽夏耸了耸肩膀,撇着嘴巴说道。

    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至于跟常颐抢不“她的风筝飞的太低了,要是没我帮忙的话,那风筝怕是早就掉落了吧。”别这样子瞪着他啊,他也只不过是帮了个小小的忙而已啊。

    “你几岁了啊你,幼不幼稚。”常颐要放你就让她放呗,还跟她去抢,你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妈,老爸他欺负我。”坏坏坏,实在是太坏了,她发誓,再也不要搭理她老爸了。

    “好了,小常颐,不要气了啊,我帮你教训你老爸好不好,”蹲下身,捏了捏小常颐的脸蛋,轻声安慰道,然后使劲地瞪了一眼一旁的白沢辰“还愣着干嘛,快点去放风筝啊。”

    “常颐,我们一家人一起放风筝好不好。”

    “好。”

    即使他们以前发生过很多很多的事情,即使他们在异国他乡,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一家人幸福快乐就好了呀。

    这不是涟漪古城,这也不是籽辰客栈,可是那些人,事,物却永远在他们的心中无法抹去。

    午夜梦回,总会想起,那一年,那个地方,那时的他们。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