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轻轻摩挲着拐杖,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他地下有知,看到你们针锋相对,又做何感想”

    张宇杰猛地抬起头:“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啊”老人慢慢地远去。吗女东才。

    “老人家”张宇杰喊道:“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老人却没有再说话,身影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茫茫的天地间。

    “传我的命令。”张宇杰对旁边的人说道:“将那间场子给他们,然后在暗中帮助他们发展势力。”

    “啊”那汉子目瞪口呆。

    “按我说的话去做”

    “是”那汉子低下头去,跑着离开了陵园。

    雪。依然在纷纷扬扬地下着。

    张宇杰回过身,面对着周明的墓碑,目光落在下面完好无损的祭品上面。

    “嘿嘿你当我真的认不出你来吗”

    “二哥。”

    “就算你的易容技巧再高超,声音又如何做了伪装,我还是知道那是你啊”

    “真开心,你还活着”

    “这么说来,你加入了那个神秘的组织啊”

    “你放心,只要我还在位,就永远不会和他们为敌”

    &&&

    周明回到住处。其他三人都不在,想必也是出门去了。

    那个白头发、白胡子、看上去病恹恹的老人却坐在沙发上。

    周明立刻挺直了腰杆,站在他面前。

    老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是谁”

    “黑蝴蝶。”

    “不错。”老人赞许地点着头:“易容的技巧很高超,毫无瑕疵,连我都看不出来。”

    “谢谢夸奖。”

    “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周明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出关第一天,竟然就有了任务

    “杀了张宇杰。”

    周明的眼睛瞪大,不可思议地问:“为什么”

    “黑道上已经没人能制的住他,权势失衡,对政府来说十分危险。政府需要黑社会。但不希望有人掌握着过分的权力。上一次他带着人包围警察局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周明松了口气,说:“如果是这样,我倒建议暂缓一段时间。”

    “说说看理由。”老人的眼睛猛地锐利起来,强大的气势顿时扑过去,他需要的是无条件服从组织命令的杀人机器如果有人胆敢凭借感情做事,当立即抹杀

    周明的冷汗立刻滴下来,强,谁又懂得谁心中的凄苦

    有人拖着行李举目四望,有人端着泡面四处找开水,有人对着乘务员骂骂咧咧,有人拥抱着爱侣恋恋不舍,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正常。

    三个女生突然闯进了候车大厅,她们容颜俏丽,举手投足间都挥洒着青春的气息,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市一中的“三朵金花”当然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李思佳、楚婷婷、宋颖三个女生,一进来就左顾右盼,终于找到目标,径直走到了坐在长椅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身前。中年男人头上戴着一:“他们很好,组织里的伙食不差。”

    两人都松了口气,同时望着对方笑了。

    楚婷婷说:“大叔,谢谢你,那天晚上把一切都告诉我。”回想起游乐场的那天早晨,周明以为楚婷婷什么也不知道,而实际上楚婷婷比周明知道的还多。两人都想给对方留下最美好的一天,所以都只字不提那一件事。

    原来,在组织拟定计划的那个晚上,蝎子找到宋颖,将一切都告诉了她。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宋颖告诉了楚婷婷,楚婷婷哭着央求蝎子想想办法。蝎子于心不忍,便想出了“曲线救国”的办法,既然无法将周明从组织中救出,就将楚婷婷送进组织里。因为有赵午圣的前车之鉴,蝎子知道这条路一定行得通,关键就在于楚婷婷能否提升实力变成高手。

    蝎子提出了这个建议,楚婷婷立刻表示同意。对她来说,只要能和周明在一起,什么办法都愿意一试。蝎子随便指点了她几招,发现她果然天资聪颖,还能举一反三,当即忍不住夸奖了她。楚婷婷则说道:“嘿嘿,我可是周明的女人啊”

    虽然如此,在短时间内让楚婷婷变身成为高手还是天方夜谭,需要一个漫长的磨练过程。当下便敲定了计划,在蝎子彻底卸任“黑蝴蝶”之后就带着楚婷婷一起走,在路上慢慢将自己一生所学都传授给她,以便她日后有足够的实力被组织看中。

    但此举违反了组织的规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组织发觉,并派出无数死士追杀;为了躲避组织的追踪,更是需要进入一些荒无人烟的地带,比如深山老林、雪山草地。

    无数未知的危险都在等着他们,可以说一路上会非常艰苦,更不用说还得兼顾着修习

    蝎子将这其中的危险一一道来,楚婷婷仍表现出了坚定的信念。蝎子也被她的这种精神所打动,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帮助于她,哪怕是付出生命。

    第二天早晨,楚婷婷接到周明的电话要在游乐场门口见面的时候,实际上已经知道一切,比周明知道的更早。知道他会被判死刑,知道他会加入组织,知道他会成为黑蝴蝶。

    所以她将第一次交给他,并告诉他:“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他们共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即便未来的路上遭遇不测,也无所顾忌了。

    因为知道周明将要面对的遭遇,所以楚婷婷表现的格外平静,安安静静地上课、下课,但还是忍不住在法庭上听到审判长的宣判时流下眼泪;因为知道那坟墓下面埋着的根本就不是周明,所以她从未去过一次,一心为“逃亡”做着准备。

    李思佳的加入则完全是个意外。宋颖和楚婷婷本不计划告诉她的,但她却全盘托出了和老土在外“流亡”时的故事,并隐隐猜测到有这么一个“组织”的存在。她悄悄告诉二人:“我觉得老土肯定是回那里面去了,赵午圣和香飘飘都不告诉我,但肯定是回去了你们想,他一个死刑犯,竟然没有死,还带着我逃跑,这是怎么回事我得想办法也进到那里面去,才能再次见到老土”

    如此一来,蝎子和楚婷婷的“逃亡”计划里就又多了一个成员,和楚婷婷有着同样坚定的信念、肯为了老土付出一切的李思佳

    两人又提前分别写了信,声称要“结伴走遍海角天涯,看遍绽放在田间的花”,托宋颖在她们走后交给老师和家人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她们二人已经做好了应付任何困难的准备

    旅馆中,蝎子看着二人,问道:“最后一次机会,确定要跟着我一起走吗”

    两人坚定地点点头。

    蝎子一边收拾着易容工具,一边说道:“我们定的是去宜昌的火车票,但我们肯定不会在宜昌下车,而是随机在路途中的某一个我们从未听说过的地方下车,明白了吗”

    两人再一次点头,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走吧。”蝎子呼了口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正纷纷扬扬地下着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