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界纷纷扬扬的下着雪,寒意料峭,青城观下的萍乡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花灯会,街道的树上挂着许多红色布条,道路两旁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商品,显得很是热闹。

    三十八重天上,山清水秀,明月高悬,树荣花茂,充满宁静祥和,给人一种幽远的禅意。

    此时欲界,**、无**三界的大门敞开着,婉妗和天道化身而成的身穿质朴灰色长袍,面容俊逸男子站在三界大门中央相对而立,两人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对方,久久不语。

    过了好大一会后,身穿灰色长袍男子率先开口道:“桃仙,你体内十二品净世青莲的力量还未孕育完毕,就这么着急对付我,虽然众生信仰已灭,但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你抬头看看天,也许就能懂了!”

    婉妗抿了抿嘴唇,她抬头看天,发现明月高悬,漫天星辉灿烂,倾泻下来了灵气要比三界之内任何一方都要浓郁,她心想天道存在了漫长的一段时间,明白了一切。

    稍稍愣了愣神后,婉妗笑了,她笑的很是灿烂,不拘形迹。

    过了好大一会后,婉妗语清冷开口:“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自己是否会失败,没有抗争过,怎么会明白是自己否会拥有,恒古匆匆,我活了无穷岁月,累了,也倦了,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今天我们就一争高下,我是不会轻易服输的!”

    身穿灰色长袍男子道:“自宇宙诞生之初,我灵窍初开,渐具神智,度过漫长岁月以来,从来就没有与人争斗过,我把一切能影响我地位的人或事物都扼杀在了摇篮之中,不过你的偏执,你的疯狂,都深深的打动了我,你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对手,我今天就满足你这一个小小的愿望!”

    婉妗不再言语,她身子一晃化作了一阵桃花花瓣携裹着十二品净世青莲的力量,和无尽的空间之力朝身穿灰色质朴长袍男子席卷而过。

    刹那间,婉妗所过之处,虚空破碎,青光绚烂,她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冲向了身穿灰色长袍男子,像是要将他撕成碎片,化为齑粉似的。

    面对婉妗的凌厉攻势,身穿灰色长袍男子只是轻轻挥了挥衣袖,亿万点星辉闪耀,宁静悠远,变化奥妙,无规律可寻的力量迎上了婉妗,她的身子瞬间破碎,湮灭,化为了一颗种子幽然的飘落下三十八重天。

    就在这时,一群衣着古朴,面容平静,身穿道袍的老者脚踏虚空从其他星域疾驰到了身穿灰色长袍男子身边。

    身穿长袍男子看着一众老者道:“如今三界百废待兴,毫无秩序可言,你们回来就好,我也该去到处逛一逛了!”

    说罢,身穿灰色长袍男子身影溃散,化作点点星辉划过星空,飞向了浩瀚无垠的其他星域。

    一众先秦练气士均是相视一眼,一个个化作一道流光朝人间界疾驰而去,他们将重整人间界,在人间界建立一个修真国度。

    ……

    黄昏时分,天空中簌簌下着雪,一团团,一簇簇,很是滂沱,也很是明净,飘扬,落下,带着一种莫名的伤感。

    一颗种子在凄冷的风中缓缓飘落到了青城观的院落之中,它一落到地面,便迫不及待的生根发芽,开了一树娇艳桃花。

    正在禅房中伏案作画的杨怀平嗅到空气中弥散的花香之后,他起身走出了禅房。

    等杨怀平看到黄昏下,道观院中灿烂盛开的桃花树后,一瞬间,他的身子直接呆在了原地。

    恍惚间,杨怀平又听到了那句犹在耳畔的话,“公子你带我去逛庙会,看花灯好不好!”

    这时胡雨轩从禅房走出来,她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桃花树,然后给杨怀平披上了一件大衣,低声开口道:“外边天冷,要不你回屋吧!”

    杨怀平语气哽咽,说不出一句话来,过了好久之后,他将身上的大衣递给胡雨轩,一脸平静道:“听说萍乡过花灯会了,我想过去转一转!”

    胡雨轩接过大衣,一脸深情的望着杨怀平道:“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了!”杨怀平踱步走到桃花树下,手指微微颤抖折下一枝桃花,很是平静的走出了青城观。

    ……

    渐行渐远,杨怀平拿着灿烂盛开的桃枝,在明净的雪地里留下很多踏实的脚印,穿过一座古朴的石拱桥,来到了古色古香的萍乡花灯会上。

    此时萍乡的街道上游人如织,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也有放河灯、演秦腔、唱小曲、舞神鞭、剪纸、刺绣,皮影等表演节目,显得很是热闹。

    杨怀平拿着手中的桃花,走进了车水马龙的人群中,没有人发现他,更没有人能触碰到他手中的那枝桃花。

    天空中的雪不停飘落,冷冷清清的,孤单零落,像是在诉说着一种无法言表的悲伤。

    杨怀平静默的走在喧嚣热闹的街道上,在每一个摊点前,驻足,留连好久之后才离开。

    不知不觉间,夜凝结成了乌黑,萍乡的花灯会的街市上张灯结彩,变得灯火通明,杨怀平走到一处挂着许多红色布条的树下停下脚步,他蹲下身子依靠着树坐了下来,目光幽远的看向繁华热闹的人潮人海,呢喃开口。

    “桃仙,其实仙人都是孤独的,你的心我能懂,若是有缘,我们自会相见,也许我们一直都见,你也从未离开!”

    忽然,杨怀平手中那枝桃花的所有花瓣飞到天空之中,化作了婉妗有些虚无的模样,只不过她的身影是那样的孤单,凄清,又惆怅。

    婉妗莞尔一笑,一脸平静道:“公子,我在面临死亡的一刹那,彻底明白了,这世间有些东西属于你,就是你的,不属于也莫强求,不过我不后悔,若是有缘,希望我们还能相见!”

    顷刻间,婉妗的身影化作满天桃花花瓣,缓缓消散了开来。

    下着雪的冬夜中,杨怀平依靠在系满红色布条的大树下,手中拿着一枝光秃秃的桃枝,目光幽远,不知在想着什么。

    恍惚间,他看到胡雨轩撑着大黑伞走在街市上的人潮之中,四下寻找张望着……

    (本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