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在这儿吵有什么用啊,还不如分了宝物,大家寻找出路,早早离开这鬼地方的好。”

    陡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登时让所有喧嚣停住,整个洞窟也静了下來。

    唯有冥池的寒意所化的水滴,落入水中的滴答声。

    “哼。”

    龙应天不轻不重的冷冷一哼,威压的面容微微一撇,眼见余光冷冷的扫了声音传來的方向一眼。

    那人登时面色微白,垂下头颅,退回了人群中。

    事实上,他的话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这天龙遗骸如此巨大,每人拿一块都能受用无穷了,何必打生打死,拼个你死我活。

    但龙应天的威慑力太强了,千多年來,便一直走在众无上天骄的前面。

    即便后期出了岳真武、屠千绝这等强者,也一直无法遮掩其锋芒,而仅能稍稍抵抗,便足可见他的可怕。

    “岳真武,划下道來吧,这天龙遗骸本座是要定了。”

    龙应天冷冷道。

    作为蛟龙一族着重培养的无上天妖,族群对他寄予了厚望。

    这天龙遗骸对他至关重要,对族群同样至关重要。

    那些九阶圣尊妖龙确实用不到了,但那些后辈子弟却需要。

    一个族群的强大,光有顶尖战力的威慑还不够,必须要有强盛的新鲜血液无时不刻的补充不可。

    若无法成为真龙,即便成为九阶圣尊蛟龙,在真正的龙族中,地位也不会高到哪儿去。

    “我倒是觉得,庞兄说的不错,天龙遗骸如此巨大,我们分了离开这儿,一点损伤也沒有。”

    岳真武淡淡道。

    他的话,登时得到了身后诸多小势力联盟强者的拥护。

    这些人,之所以选择依附岳真武而不是龙应天,只因为岳真武虽然强大,但人族却并非最强的势力。

    若选择龙应天,迟早会有被吞噬合并的一天,他们可不傻。

    此言一出,同样惹得龙应天身后的强者有些动摇了,对面的人不傻,他们也同样不傻,分的出轻重。

    “笑话。”

    龙应天冷冷一晒,“我龙族先祖遗骸,岂能说分就分,你人族这是对我龙族的侮辱。

    我龙应天在此立誓,谁敢动天龙遗骸分毫,我蛟龙一族必然倾尽全力,将之抹除,即便是族群,也一概不留。

    反之,若助我保护先祖遗骸者,我龙应天当有重宝相酬,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超生。”

    这番话说的虽然冠冕堂皇,但却掷地有声,将龙应天的威严激发到了最大,登时慑住了身后一众心神动摇的强者。

    即便是人族势力一方,也多半为之变色。

    这誓言发的太重,太毒了。

    如今他们聚集在一起,确实可以抗衡蛟龙一族,但出了这里呢。

    哪一族能抗的住蛟龙大军。

    “笑话。”

    岂料话音未落,岳真武昂然踏前一步,双手抱拳向天咦叩,肃然道,“堕落星海,隶属三尸圣殿,一切生死皆由神帝绝无神大人执掌。

    你蛟龙一族虽强,何德何能,仗着什么胆子,敢在此地大放厥词,扬言剿灭一族。

    莫非,你蛟龙一族有了不臣之心。”

    哗。

    众人一片哗然。

    如果说,龙应天的话起到威慑作用的话,那岳真武的话,那就是字字诛心了。

    试问,整个堕落星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三尸魔帝绝无神的恐怖。

    莫说是蛟龙一族,即便是堕落星海所有生灵加起來,恐怕都不够他一个巴掌拍的。

    三皇五帝,从上古伐天之战活下來的绝顶强者,各个都是有着毁灭星海的绝强战力,可不是什么人都敢轻易冒犯的。

    在堕落星海中,即便是有人心底冒出了这个念头,下一刻,恐怕心神也得颤三颤,生怕直接魂飞魄散。

    “你”

    龙应天英俊的面庞登时成了猪肝色,他沒想到,自己一番铿锵有力的豪言,竟然被岳真武抓住了话柄。

    “人族,果然是不可小觑的力量。”

    心下急转,龙应天不愧是无上天妖,瞬间便恢复了镇定道,“我蛟龙一族对神帝大人的忠心,天地可鉴,你少在这里挑拨人心。

    这天龙遗骸乃是蛟龙一族先祖遗骸,诸位都是秉承各族气运,受到族群大力培养的无上天骄。

    若我们连先祖遗骸都保不住,何以立于世。

    应天虽然无能,但今日定然要与任何敢打先祖遗骸者死战不休。

    若诸位助我一臂之力,当为我蛟龙一族万世至交,友谊长存,福祸同享。”

    任谁都看的出來,龙应天这是下了血本了。

    无论谁敢跟他争蛟龙遗骸,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更何况,他手下聚集的强者不少,虽然说不上忠心耿耿,但只要是与蛟龙一族领地临近者,必然不敢有二心。

    诚如岳真武所言,蛟龙一族确实沒胆量抹除一大族群,但却可以肆意杀戮。

    只要三尸圣殿不出面,就可以一直随便找由头杀下去,直至将族群的强者和新晋天骄杀光,这个族群的沒落也成了必然。

    “岳师兄。”

    当岳真武想要再次动员所有人时,耳畔却传來黎晨的声音。

    “怎么。”

    岳真武本待不理会,但想到黎晨的种种,稍稍停顿了下问道。

    “岳师兄,我怀疑烛龙老祖的意志不灭,就藏在暗处。

    我们之所以來到这儿,恐怕与之有着脱不开的关联。”

    黎晨沉声道。

    “什么。”

    岳真武第一个反应就是黎晨在开玩笑。

    岳家乃是堕落星海有数的望族,对于伐天之战也同样知之甚详,至于当年的烛龙老祖有多么强大,他也知道,更知道这里是九阴圣殿的冥狱。

    但过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无法相信,陨落如此之久的强者,意志能存活。

    可听黎晨的话音,却不似开玩笑,岳真武更知道黎晨不是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的人,又不得他不震惊。

    “岳真武,常言你我还有屠兄,乃是圣殿三大绝顶战圣。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让诸位朋友在此打生打死,就由你我两人,來决断这天龙遗骸的归属。

    当然,屠兄不参与进來,我们也要给予适当的补偿。”

    见岳真武久久不语,龙应天感觉到一丝异常波动,本能的以为对方是在准备计谋对付他,当即打出了又一拉拢人心的招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